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垄断行业形形色色的福利腐败  

2007-08-12 10:4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垄断行业形形色色的福利腐败
   公交职工免费乘公交车,铁路职工免费乘火车,电力职工免费用电,银行职工免息贷款,教师子女低分入学,电信职工免费通话,医院职工看病不用挂号……这许多我们已习以为常甚至羡慕不已的行业特殊待遇,今年两会之后突然之间令各相关部门手足无措。面对媒体关于行业特殊待遇的询问,有的部门难以自圆其说,有的部门坚决否认,有的部门悄然叫停。这一切都缘于一个新名词的出现——“福利腐败”,为什么这个词语会让如此多的行业和部门避之唯恐不及呢?
  形形色色的福利李老师是某名牌高校附属中学的一名体育老师,他已经在这所享誉全国的重点中学工作了14年。他每月的工资只有3000多元,相对于他那些在健身俱乐部工作的大学同学,他的收入差一大截,即使是和校内其他课程的教师相比,他的收入也要低得多。“我不会跳槽,不为别的,就为了我儿子。”李老师说,“儿子马上要上中学了,如果光凭成绩肯定进不了我们学校,不过教职工的子女基本上都能进来。”李老师觉得,虽然收入低一些,但是能够让儿子不用花高价就上个好中学,这比他的大学同学省了很多钱,而且将来上好大学基本上就有保障了,这也能让自己省不少心。“省钱又省心,我觉得比多挣几千块钱值”。
  让李老师不愿意离开学校的东西,就是他的儿子能够上一所好中学的保障。这种保障我们通常都觉得是单位的福利,以前对于这些福利我们并不会有太多的关注,因为各种单位都可能会向自己的职工提供一些福利。可是在今年的两会期间,“福利腐败”这个词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各种学校对职工子女的入学特殊待遇也被视为一种“福利腐败”,受到了两会代表委员和公共舆论的关注。
  不过“福利腐败”在很多时候被称为垄断福利,因为这些福利更多的时候是与垄断行业联系在一起,其中电信、民航、供热、电力、公交等行业则是福利行为最为引人注目的几大行业。
  在广州地铁线网票价方案听证会上,一位乘客代表指出:地铁公司除了对地铁员工实行免票政策外,每个员工还有3名直系亲属的名
  额可以免票。而
  广州地铁公司共
  有员工6000余名,这样就有约1.8万名公司员工的直系亲属可以享受免费乘坐地铁的待遇。而据新华社记者对北京公交和地铁的调查,发现几乎所有公交系统的职工在非工作时间乘车均不买票。
  电信行业的福利也不输于公交行业。在当初几千元电话初装费让很多普通家庭望之兴叹时,电信职工大都轻而易举地普及了电话。如今电信行业虽然已经分为好几家,但是各自的福利却丝毫不让当年。一位朋友告诉笔者,他的一个同学打电话从来不用固定电话,都是使用手机。在手机通话资费仍然远远高于固话资费的今天,如此慷慨地使用手机打电话的人并不多见。不过最后他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位同学的夫人供职于某移动通信公司,每次打电话使用的都是其夫人的手机,自然通话费不用自己掏腰包了。
  而国内各大航空公司也都有这样的职工“福利”:每位在职普通职工每年可以享受两张甚至两张以上的免费机票,全国任何一个有航线的城市都可以是目的地,而且机票可以转让给自己的直系亲属。
  “福利腐败”之危害“福利腐败”在我们的身边广泛存在,那么“福利腐败”是否真的如一些部门所言,仅仅是部门工作的需要甚至是为公众服务的呢?为什么两会上代表委员们要对“福利腐败”进行猛烈抨击呢?“福利腐败”对我们的社会到底有什么影响?
  “这些表面上的单位内部‘免费午餐’,最终都会变成公共产品或服务成本转嫁到政府和公众头上,由政府和公众埋单,且往往与企业盈亏无关。”山东政法学院法学副教授李克杰如是说。全国政协委员温克刚指出:“垄断性行业形形色色的福利,本质上就是一种腐败。”这些企业转嫁福利成本,以亏损为由以涨价的形式增加群众负担,引发社会信任危机。例如,水、电、气、油等行业近两年“涨”声不断,理由是:企业经营困难,成本增加,不涨不行。但事实上,这些“困难”行业却一直是高工资、高福利的代名词。
  公开的信息也印证了温克刚的论据。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全国有数百个城市以“亏损”为名,不同幅度地提高了水、电、煤气等民生用品的价格,并且下一步还可能继续调高这些商品与服务的价格。
  “福利腐败”也加剧了社会不公平,扩大了贫富差距。“这里有一个荒谬的事实:‘亏损’企业的员工拿着远高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的工资,还享受种种福利。”方廷钰说。广州市曾统计,2005年前三个季度,分行业计算,收入最高的前五大行业中,垄断行业就占了四个,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金融业、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电信等行业的员工平均收入,比全市平均水平高出一两倍。垄断行业在享受着高收入的同时,还利用掌握的公共权力优先服务自己,是对社会公平的践踏。
  而全国各地的公共商品与服务价格提高,受冲击最严重的,正好是那些农村和城镇低收入群体。中科院博士生周城雄认为:垄断企业本身的收入就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却还要将他们的福利成本转嫁于社会,使得公共服务成本越来越高,其实质上是劫贫济富。如果所有的公共服务部门都这样做,将加速扩大贫富差距。
  “福利腐败”也导致了国有资产的流失。温克刚指出:“垄断性行业尤其是公共事业性行业,是代表公众管理、运作国有资产。享有不应该的‘福利’,就是私占国家和公众的利益,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这种流失也许不是以金钱形式集中到个别人手里,而是被均摊到垄断性行业职工的兜里。”
  方廷钰分析,以现在电力行业保守的职工人数100万估算,如果按市场价格对免费或优惠使用的电进行收费,每人向国家补交100元,国有资产账户上就能增加一个亿。
  此前已有人大代表就广州地铁员工家属免票粗略算账:广州地铁公司现有6000多名员工,地铁现行单次最高票价为6元,起步价为2元,按照员工“一拖三”免费的比例,每人每天只乘坐一趟起步价2元的地铁计算,一年下来享受的地铁票务费用就高达1314万元。新华社记者陈冀认为:地铁是一项国家投入巨资的公共事业,经营它的国有企业应当考虑开源节流、造福社会。而不是一边宣称“连建设资金的银行贷款利息都还不上”,一边又让一年上千万元的票务收入白白流失。
  中国社科院博士生管清友认为,各种存在“福利腐败”的企业就是一批希望采取集体行动来增加自身收入份额而不惜损害社会利益的个人所形成的组织,它们形成一个个分利联盟。而“福利腐败”行业分利行为最大的恶果是给国家造成制度僵化症,当分利联盟的寻租活动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国家的决策效率下降,制定经济政策的时间延长,影响整体社会技术创新、制度创新以及资源重组的能力,使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分利联盟就像是闯进瓷器店里哄抢的几帮强盗,他们抢走的少,打烂的多。他们通过损害国家、社会的利益来实现群体、个人的狭隘利益。”
  “福利腐败”的治理之路国家电网公司3月6日发出文件,成为率先叫停“福利腐败”的行业。这一积极应对、自我纠错之举,得到了公众和舆论的肯定。有乐观者猜测,电力系统叫停“福利腐败”可能引发叫停“福利腐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期待这些行业通过“自我革命”让“福利腐败”从社会中消除。
  不过大多数人却没有这么乐观。有人认为,制度执行不力在中国是通病,国家电网公司的文件很难保证在各地方公司得到完全的贯彻落实。另一方面,让既得利益者自己革自己的命,在实践上往往是缺乏可行性的。
  “严格来讲,‘福利腐败’也是权力腐败的延伸,因为垄断企业多为公用企业,拥有特定的公共服务权利,是国家服务职能的转化形式。”有评论者认为,要切实消除“福利腐败”,国家有关部门就要充分认识到垄断行业“福利腐败”的实质及危害,不能简单地把它归结为企业内部分配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宋绍华认为,国家对一些垄断性行业缺乏有效的监管,直接导致了这些行业借助垄断地位维持高福利。方廷钰对此表示赞同:“必须核算清楚垄断行业的准确成本,然后协调专家、消费者代表以及企业方进行听证,共同决定产品价格。同时,要加快建立成本信息披露机制,由第三方的中介机构和被服务者对成本和服务质量进行审定和评估。”
  全国人大代表查敏表示:“一些行业实质上是在借行政之手搞市场垄断。打破行业垄断最好的办法,就是温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放宽市场准入,推进投资主体和产权多元化,让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参与竞争。”事实上,打破垄断、引入市场竞争者,让成本过高的企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压力,企业才会有控制成本的主动性,也才会有消除“福利腐败”的动力。对于短期内无法打破垄断的行业或者企业,可以在经营管理者的选拔过程中引入竞争,将不能有效降低成本的管理者及时淘汰出局。只有这样,才能够避免政府被动接受企业全部成本的局面,促使企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一位法律专家建议,政府应当对垄断企业加强监督和审计,剔除其不合理成本,也是消除“福利腐败”的一条路径。“对于其过高的福利和工资水平,必须从成本中剔除,还应当追究其领导人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法律责任。”全国政协委员郭荣昌也认为,应当尽快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将垄断行业的监管纳入法制化轨道。
  消除“福利腐败”的着眼点虽然各有不同,但是“福利腐败”无疑已经成为过街老鼠,再也不敢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了。不过,消除“福利腐败”远比打过街老鼠的难度要大得多、分量也重得多。诚如全国人大代表郭永运所说:“我们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形式的腐败。‘福利腐败’的蔓延和扩散,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严重地破坏了社会公平,损害了政府公共管理部门的信誉,也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我们必须像反对贪污受贿那样,消除这种垄断行业的集体性‘福利腐败’。消除‘福利腐败’,是我们建立社会公正一道绕不开的坎。
  【摘自《中国青年》杂志第4月期邱四维/文】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