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老公背地里到底有多少外遇  

2007-08-22 20:3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公背地里到底有多少外遇

  六月的一晚,酷热难耐,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安稳,我的肾向来不好,老爱夜里起来上厕所。睡眼惺忪间,隔壁房间的光从窗口透过来,刺得眼睛生疼,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时针已经指向午夜十二点,心里嘀咕着:老严怎么还不睡?

  我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沿着连接两间房的防盗网,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从窗缝往里张望,屋内电脑屏幕还闪着光,老严攥着手机紧紧不放,飞快地做着拇指运动,一脸的幸福甜蜜,就像一个刚涉入爱河的小伙子。

  凭良心说,老严并不老,今年刚满38岁,平日里善于打扮和保养,看上去比20来岁的男孩子大不了多少,加上长期在机关里工作,沾染了不少政人气息,男人的成熟魅力挥洒得淋漓尽致。

  13年前,我跟老严喜结连理,婚后第二年,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奇奇,夫贤子孝,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齐齐今年上小学六年级,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工作以外的全部时间我几乎全用在了儿子身上,接送他上学放学,守着他上培优班。为了全心把儿子抚养成才,我和老严已经分房睡了四五年,我和奇奇睡一间,老严单独睡,对此,老严一直很支持,饭后就出门散散步,放心地把教育齐齐的事全交给了我。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老严辜负了我对他的信任。这算什么,我为他,为奇奇,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他做了甩手掌柜,还要“红杏”出墙!我顿时火冒三丈,推门几个箭步冲过去,大手一挥欲夺走老严的手机。他倒是反应很快,几下子躲闪进了厨房,锁上门栓,迅速删掉了手机里的短信。我站在外头直跺脚,把门板拍得震天响,“姓严的,你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像老鼠一样躲我,有种出来当面跟我对质!”老严急了,用力压低嗓门说,“大半夜的,你嚷个什么,我有我的天空,有我的自由,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我听了更加冒火,“少跟我来这套,夫妻之间全是透明的,没有隐私!”

  正式开火

  那一晚,家里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大约三四点钟的样子,老严困得两个眼皮直打架,说一早还得去机关,那只是一个网友,我不喜欢的事,保证以后不再做了,吃了老严给的这颗定心丸,我才勉勉强强愿意讲和。

  次日晚饭过后,我去婆婆家接奇奇,出门前不忘望望老严,他坐在电视机前面兴致勃勃地看着球赛,那股投入劲儿用几头牛都拉不回来。一刻钟之后,我带着奇奇回来,屋里黑灯瞎火的,老严这个不老实的,我前脚踏出家门,他后脚就跟出去了,我已经在心底给他判了死刑,断定他背着自己跟那个女网友有一腿。“走,乖儿子,我们去找爸爸。”我牵着奇奇绕着小区转了两圈,不见老严的踪影,接着向轻轨附近的方向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发现了“目标”。老严和一个女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隔了一米远的距离,老严偷偷摸摸地四处张望,而那个女人小心翼翼地尾随其后,两人不时停下来咬咬耳朵,拉拉扯扯的。

  夜太黑,我看不清那女人的长相,只得悄悄地躲在十几米开外的立柱后面,精神高度紧张,伸着脖子踮起脚继续观察,我一手拽着奇奇的小手,一手死死地贴在柱子上,眼泪不争气的唰地流了下来。谜底快要揭晓了,我却有些害怕,如果真的让我捉到该怎么办?“妈妈,你别哭了。”儿子特别听话,摇摇我的胳膊说。

  老严估计发现了我和奇奇躲在不远处,匆匆和那个女人告了别,一眨眼功夫就疾步溜掉了。我气得浑身发抖,二话不说,气势汹汹地冲上去,一把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狠狠地挥了几拳,“叫你勾引别人的老公,叫你破坏别人的家庭,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没一会儿工夫,那女人脸上已被我抓破了好几道血印,额头上大汗淋漓,她用力推开我的手,带着哭腔委屈地说,“我和你家老公真的没什么……”“你给我放老实点,下次再让我抓到,你就没命了!不守妇道!”说罢,我拉着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奇奇转身离去……

  日夜跟踪

  回去免不了一场家庭大战,老严矢口否认跟那个女人有瓜葛,两人就像演双簧似的默契,“我是有责任感的人,决不会做出对不起家庭的事,更不可能和你离婚,真不知道你成天疑神疑鬼的干什么?”

  虽然我在外面很泼辣,可对老严怎么都厉害不起来。我越想越烦,怎么也睡不着,长相好,工作好,心地好,“三好老公”老严口味怎么低到看中一个姿色平平,还有家庭的女人?

  我还是不甘心,只有抓到确凿的证据才能制服老严,我决定实施跟踪计划。白天在老严的办公楼底下蹲点,像个特务似地搞起侦查来,晚饭后假装出门接奇奇,然后悄悄地折回来,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跟着他散步。有好几次,他心里又犯痒了,好像换了新地点和那女人约会,可发现我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于是绕道返回去了。周末,他进按摩推拿店,我也进去,他在家上网,我就呆在房里的沙发上假装看书,跟踪了一个多礼拜,没有发现他采取行动。

  一天晚上,还不到放新闻联播的时间,老严就催我去接奇奇,我白了他一眼,“急着要我出去,莫非你心中有鬼?”老严恼了,把报纸一把扔到茶几上,“你怎么越来越不讲理了?”“我知道现在我老了,身材变形了,样貌不如从前了,和你差距大了,你就蠢蠢欲动了。”他一下子站起来,发狠道:“懒得跟你讲!”说罢,推门而去。

  这些日子,我时常想起和老严初识,相恋,生子,同甘共苦的日子,为什么现在我只能靠猜忌和监视度日?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啊?

    (转自荆楚网)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