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激情越轨后 我渴望回归  

2007-09-18 16:5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激情越轨后 我渴望回归

原创作品


    武汉男人网上走来


  对张儒的爱里,有我对武汉这座城市的梦想。我喜欢武汉,而他正好是武汉男人。我有那么多网友,但和他聊得最好。

  深夜里,孩子睡着了,老公在打鼾,我在网上和张儒聊得正酣。

  宜昌和武汉的距离,是我和张儒的距离。这个距离很容易被克服。我们从陌生人聊成朋友后,见面了。

  那天我准备去深圳,顺道来武汉,是为了见他。我在酒店开了房,订了两天以后去深圳的机票。坐在房里等他,从中午等到傍晚,他下班后才来。看到他的一刹那,我暗暗后悔,不该订两天以后的票,应该第二天就离开。

  我很失望。没想到网上文字功夫一流的他,有睿智头脑的他,却有着那么矮小的身材。一米六五,配一米五四的我当然不差。只是,我习惯了我高大的老公,他一米八,高我一个头,加一个肩。

  关上门,张儒在我面前说了很多话,好像他知道我喜欢听什么,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久久不抬头,他以为我害羞,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网恋,他是那么不起眼的一个人。

  他后来慢慢抱住了我,吻我,我闭上眼睛。想着他的好,他在网上的调皮聪明和可爱。我在心里说服自己,我订了这么贵的房间,只为见他一面,只一面,以后再也不见了。

  那以后,我却真正的爱上了他。一个名叫张儒的已婚男人。以前在金融部门工作,因为一场官司,他被迫辞职,月薪从八千跌到一千五,在他老婆眼里,也身价大跌。

  总之,是一个正在倒霉的长得不起眼的男人。学历却比我高得多,我只读了个高二,而他,毕业于名牌大学。

  我并不想背叛谁

  征服我的,是我们真正地在一起之后。张儒让我第一次感觉到做女人的幸福。老公德德和我一起从山村里走出来,他偏执保守,我亲他,他说,“亲是低贱女人做的事情”。

  但是,张儒不同。

  在广州打工七年,前两年老公和我在一起,后来他受不了那份苦,一个人先回家了。留下我在那个城市里继续打拼,做的是药品销售。很累很累的夜晚,我沉沉地睡去,又清冷地醒来。夜深人静的孤独里,没有人给我温暖和安慰。

  我在酒店和张儒呆了两天,这两天足以让我终身难忘。我回到家,自惩似地做家务、赚钱,和德德过夫妻生活时装着很卖力。但我觉得自己做得再好都不够,因为我背叛了他啊。

  我不想背叛谁,我是好女人。在那个小区,我被评为好儿媳,好妻子,好母亲。我公公婆婆逢人就夸我孝顺,“小美这孩子好,她有口稀饭吃,就不会让我们喝凉水!”

  我家庭幸福,事业有成。从一个小山村里,一个牛棚里长大的孩子,到今天一个月能赚几万元钱,在乡亲们眼里,我简直是上了天了。他们觉得德德有福气,他父母也有福气,总之所有跟我沾亲带故的人都有福气。包括我那个傻子哥哥。的确,我对他们所有人都好。

  那么好的我却做出了背叛老公的事情。我内心矛盾,却忍不住有再去见张儒的念头。吸引我的,是他的才华,还有他对我的百般缠绕。也许,还有他的倒霉吧。女人总是容易同情受挫的男人。

  爱情灼热内心惶恐

  我认识张儒,正是在他最潦倒的时候。也许是我的体贴,让他对我越来越依恋。

  有次我们约会时,小偷偷走了他的钱包,我离开时给了他点钱,他极难堪。我说,你不接受,回去就得找她要钱,她更会让你难受的!后来他接了。

  我说的她,是他老婆。他老婆是个小老板,有个男友,他知道了,要离婚。结果是不仅婚没离成,他反倒说话都不能大声了。他老婆说,“一个月赚千把块钱还有资格大声说话?”

  看得出,张儒并非那种靠女人的男人,每次我付钱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那次我约他去黄山玩。他带他的女儿,我带我的儿子。四个人去,费用我全包。我们四个人相处得很好,晚上我抱着他女儿睡。她说,我妈妈从来不抱着我睡,她每天很晚才回家。

  回来的路上,他女儿对我说:“阿姨你放心,我不会把你和我爸爸的事告诉我妈妈的!”八岁的小精灵!我笑着问,我和你爸爸有什么事呢?她头一扭说,“我知道!你对我爸爸好!可我妈妈对我爸爸不好。我爸爸每天接送我上学,做饭妈妈吃。他们不说话……”

  我看着张儒,他看着别处。他说,他对妻子的确太失望,以前拿高工资时,她很拿他当人看,现在倒霉了,她却让他尊严扫地。正是因为难过,他才上网找人聊天。

  这个男人有着强烈的自尊,困窘的处境。让我心疼。和我接触的一年,我尽量不让他花钱,连手机都很少打,因为他是双向收费。我要联系他,也是打他办公室里的电话。

  我的体谅让张儒深深爱我。网聊时我主动,见面后他主动。他却不知道,我灼热的爱情里,其实是我时刻都在犹豫的心。这一年里见面费用花了近两万元不说,主要是我心里的那份不安,总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在丈夫德德面前,我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坦然。

  妈妈的武汉情结

  张儒不知道在我心里的那个结。在我们最后见面的那天我下决心对自己说,你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和张儒在武汉街头闲逛。逛到三阳路,我告诉他,以前我就在这里生活。张儒说,真的吗?以前我也在这里上班啊。他抱着我,“我们好有缘,应该小时候就认识啊!”

  他的话让我心里疼。我是多么不舍得离开他。他在我心里,不仅代表爱情,更代表这个城市。从妈妈那辈人开始,我们就有一种武汉情结。

  十五岁那年,妈妈把我从农村送到武汉的舅舅家读书,她希望此举能改变我的命运,让我逃离农村,做个城里人。

  重回武汉,一直是妈妈的梦想,她是武汉的知青,下放到宜昌农村,被当地的恶霸爸爸强占成他的第五个老婆。因为不屈服,妈妈怀孕后吃了很多药,目的是想打下那个胎儿。结果不仅没打掉,反而生下来一个傻孩子。这个傻孩子,就是我哥哥。

  农村穷,穷得绝望。生下健康聪明的我以后,妈妈对婚姻妥协了,她暗暗把回城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她把我寄住在武汉的舅舅家。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四年,也忍受了四年。和我睡一张床的表妹说我是乡里人,说我穷,嫌我脏。我一直忍。但是有一次,我突然爆发了,我不想再忍了。和表妹大吵了一架后,我背起书包就回宜昌乡下了。

  那一回去,我的命运全改变了。妈妈努力想让我成为一个城里人,我却彻底成了个乡下人。

  我回到农村,却不敢见妈妈,妈妈把她的愿望和理想全托付给了我,我却没能帮她实现。

  那时爸爸已经去世了。打我记事起,他就老得像个爷爷,他大妈妈几十岁。记忆里,爸爸满头白发,一脸胡碴,邋遢委琐。每次我要回武汉外婆家过暑假,他就拉住我吓唬我:“别去,汉口有捉伢的!专门捉你这样的小姑娘!”

  我躲到姐姐家。姐姐比我妈妈还大,是爸爸和他前面妻子生的女儿。德德是她家的邻居,和我同年。我们彼此一眼就喜欢上了。姐姐也糊涂,答应他家父母,不经我妈妈同意,就准备把我嫁给德德。

  妈妈后来知道我回家的事,她哭喊着求我再去武汉,我说打死我也不去那地方了。妈妈转而又求我回家,我像只会骂人的小刺猬,我说回什么家?回爸爸留给你的牛棚?我才不住牛棚里!

  那时想嫁给德德,也就是想有房子住。爸爸去世后,就留了一间牛棚给我们。去武汉读书之前,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那间牛棚里,春夏秋冬,气味难闻。

  拥抱之后是告别

  嫁给德德后,房子是有住的,但还是穷。女儿一出生,我就狠心把她丢给了婆婆,和丈夫去广州打工。风里雨里,总算攒了些钱。

  后来我在宜昌市区买了房子,接丈夫一家人来城里住,也给妈妈买了间小房,让她和哥哥住。看到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特别是看到妈妈脸上的欣慰,我在外面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后来妈妈病了,得的是绝症。我在家照顾了她一年,前后花了三万多元钱,带她到处治病。爸爸去世时,妈妈才四十多岁。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过爱情,也没有过男人。

  妈妈极疼我,她怕我难过,再疼也不告诉我。后期她的伤口发生严重溃烂,发出难闻的气味,我给她换药,她总是推开我……

  妈妈去世那天,拿出五千元钱递给我,示意我照顾好哥哥。那五千元,是妈妈攒了一辈子的存款……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张儒说这些。只觉得,这些东西一直压在心里,让我那么难受。我对不起妈妈,她一直想我回武汉,想我做个城里人。虽然我现在在宜昌生活得很不错,但我心里总有个结。我妈妈一生太苦太苦,我对不起她……在那个地方,这些话我没人可说,他们不会理解我生意做得这么好,为什么心里还难受。

  可是张儒懂。他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站在我曾经生活过的那个街头。我潸然泪下,双臂在紧紧拥抱,心里却在和他告别。对不起,张儒,我可能把你当成那个梦想了。我把爱情留在了这个城市,把梦想留在了这个城市,留给了你。(樊南方.武汉晨报)



更多情感文章去我的博客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