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不在乎处女膜那是假的  

2007-09-29 08:3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在乎处女膜那是假的

   套用如今颇为火爆的股市术语,思思在感情上曾经遭遇很具潜力的原始股,可惜未能抓住;随后的婚姻选择却被套牢,当她重新寻找爱情的时候,却又踏空了。

  初恋原始股

  我的初恋有一个美好的开始。

  刘威是我姨妈同事的儿子,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垄断行业。年轻、帅气、前途无量……姨妈当然很乐意把这样一个人介绍给我,也很聪明地没有让我们生硬地相亲。她很自然地给我们创造了相识的机会,一次、两次,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互相吸引了,我欣赏他的玉树临风,他爱慕我的青春可人。

  恋爱当然是甜蜜的。那时,他每天都会接我下班,然后变着花样寻找节目,每天都那么开心,恨不得马上结婚。

  激情终究不能持久,爱耍小性子的我,偶尔会故意跟他作对,他大多谦让着我,有时我太过分,或是他心情不好,也会还击。被惯坏了的我哪受得了这个?稍有不顺心就大闹,结果,他又忙不迭赔礼道歉,我总会占了上风。年轻的心哪里知道,貌似稳固的爱情就在一次次的争执中消减了,他跟我在一起,开始感觉累。

  而我还一无所知,继续恣肆地挥霍着爱情。那时身边的姐妹都很羡慕我: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家人又不反对,他对我百依百顺,我简直是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忘了导致我们分手的导火线是什么了,肯定是因为一件极细微的事,我又一次耍起了小性,他先是让步,在我的不依不饶下,他嚯地站起,激动地说出分手二字。我则分毫不让,同样激烈地告诉他:分就分!他掉头便走,倔强的我自然不肯服输,还在他身后大喊着:你这一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割肉的痛苦

  在懊恼中煎熬了几个月,我听说刘威跟另一个条件相当的女孩谈恋爱的消息,我彻底绝望了。

  在家人的安排下,我随后有了几次相亲经历,有了刘威作比较,自然一个也不成功。一晃两年过去,家人为了不刺激我,刻意封锁了有关他的一切消息。

  后来,我实在觉得太孤单了,就跟妈妈说:“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吧,我想谈恋爱了。”看来妈妈是积攒了很多“资源”,以至于短短两周,我被安排了6次相亲,有一天甚至赶了两场。这些人自然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优秀是不必说了,最终,我选了方平,因为他的侧脸像极了刘威。

  与方平相处了半年,我们就决定结婚了。他是公务员,有着令人艳羡的条件,年已26岁的我,能找到这样的男朋友应该庆幸了。可是,只有我知道,我跟他并不“来电”。我们恋爱期间,基本保持一周见一次面的频率,平时只是打个电话问候,根本没有热恋感觉,不过他倒视若正常,恋情虽然像温吞水,却一直进行着。他向我求婚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套牢的婚姻

  虽然我的全部心思并未放在方平以及与方平的婚姻上,但我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他对我,似乎也并不上心。

  结婚两周,他就开始忙于应酬了,晚饭,经常扔我一人在家吃。对于我的非处女身份,他虽不明说,却很是嫌弃,并且在行为上表示了对我的疏远。我的心顿时跌入冰点。老实说,虽然对他谈不上爱有多深,却是诚心愿意过上好日子,甚至还曾暗暗许愿,希望感情能在日后的相处中深厚起来。而他的冷落,却让我们的开端失了动力。

  我们进入了经常的冷战之中。方平几乎不跟我争执,他惯用的一招是漠视。无论谁对谁错,他的态度是脸一板,三四天不跟我说一句话。性子高傲的我自然更不屑主动求和,其结果,往往是数日后他若无其事地主动搭话,但是绝无道歉一说,他会用另一件事引出话题,仿佛我们之间的冰山会瞬间消融。但是,冰山即使是透明的,毕竟横亘在我们之间。

  我也曾问过他:“你好像并不爱我,干吗要娶我?”他反问:“你爱我吗?”我语塞了。确实,我说不上多么爱他,可是,最开始我也是真心想跟他度过一生的,否则怎么会嫁他?而他在这份婚姻的最初,就没让我树立起信心,以至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有一阵子我陷入失眠的焦躁,心里苦,却无人可诉。外人都以为我们新婚燕尔,必定恩爱无限。有谁知道他经常是三五天理也不理我!就连回父母家,我也是强作笑颜,不想让老人跟着担心。

  踏空的爱情

  结婚3年,我们一直没要孩子,并不是刻意为之,只是越来越疏离的关系造成的。他对我的忽冷忽热,虽说不上精神虐待,却让我的情绪很受打击。

  恰在此时,我与刘威重逢了。他看上去却一点也没变,似乎还更帅了些。他已有了女儿,我们的谈话便多了些从容与怀旧,临走互留了电话号码。

  不久后,我与方平爆发了一场冲突,他摔门而去。这样的遭遇以前我也碰到过,可是从没有这般让我灰心。我绝望地趴在床上痛哭,然后拨通了刘威的电话。我知道,自己不该的,但还是没能控制住。

  刘威迅速赶来,我更加委屈,干脆放下矜持,说出了与他分手后的后悔。他拥我入怀,用嘴唇吻干我的泪痕,那一刻,我们似乎忘了各自的身份,恍如回到恋爱时光……

  从那以后,刘威成了我的地下情人。我们隔三差五地见面,热度更胜从前。但他说自己不可能离婚,更不可能伤害幼小的女儿和无辜的妻子,还有老人也禁不起这样的变故。

  我愤怒,如果他真是这样想的,就不该与我再生暧昧。他却不在乎地说:“婚外情是生活的调剂,人不可能一辈子只吃一种菜。”我愕然:“如果当初你跟我结婚了,是不是也会出去找别的菜吃?”他不置可否,反指我太一根筋了。我没想到他会这样。(来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更多情感文章去我的博客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