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大款情人与憨厚丈夫联盟复仇  

2007-09-29 08:37: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款情人与憨厚丈夫联盟复仇
   她漂亮、多情,一直幻想嫁给一位有权有势的白马王子。可命运没有“垂青”于她,她嫁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当一名潇洒富有的建筑商闯入她的生活时,她痴迷了……然而,欲望的代价是撒旦的礼物。万劫不复的撕扯之中,幡然醒悟的情夫携手重伤的丈夫一起走上了法庭。

  离婚案对于法官和律师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了,可一件由“情夫”和丈夫为原告,法院判定被告“妻子”净身出户的离婚案,却在哈尔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2004年底,记者采访了这桩离婚案的律师,并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追踪采访。这桩离奇的离婚案,留给人们的思索实在是太多太多…

  俏娇娃谎称离异精心设计傍大款

  舒慧生就一副娇艳的面孔,鹅蛋形俏脸、玉塑般高耸的鼻梁、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再配上一对弯弯的细眉,实在是楚楚动人。虽然出生在哈尔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她却骄傲得像个公主。

  1989年,19岁的舒慧毕业于哈尔滨一所中专学校。身材窈窕、相貌出众的她顺利进入了一家大型商企做了文员。早在念中专时,她就一直是男同学追逐的目标。然而,对于这些“毛头小子”,她总是不屑一顾,经常挖苦道:“这些男生太幼稚,我将来的男友一定要高大英俊,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

  转眼间,毕业10年了,事业稳定的她,还在寻觅着自己的“诺亚方舟”。可是,舒慧挑男友,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丘比特的神箭像是躲着她似的。同事们对年近三十的她充满了不解,私下里常常议论纷纷,父母看到她只有无声地叹息。就在此时,33岁的李亮闯入了她的生活。李亮毕业于哈市某专科学校,在一家企业从事技术工作。李亮的家境和事业远未达到舒慧的要求,但他性情温和、稳重踏实、外表帅气,特别是对舒慧兄长般的呵护,令她找回了感情上的失落。同时,为了尽快摆脱旁人诧异的目光,1999年10月,舒慧与李亮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婚后,李亮像对孩子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舒慧,买菜做饭、洗洗涮涮、收拾屋子……所有家务都被李亮一个人包揽了。2000年末,李亮和舒慧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儿子的出生给舒慧那颗躁动的心带来了短暂的安慰。

  热恋与新婚的激情很快退却,面对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舒慧的内心涌起一股莫名的惆怅,她总是觉得生活中缺少刺激。尽管丈夫李亮对她仍旧是百般呵护,疼爱有加,但这些都不能满足她。特别是2002年以来,李亮所在的企业面临破产,经常发不出工资,这成了他们婚姻出现裂痕的导火索。“你也算是个男人?嫁给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对丈夫,她轻则冷嘲热讽,重则训斥,饭菜稍不顺口,甩筷就走人。李亮将这一切都归于经济收入上的差异。对自己,他百般苛刻,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儿子和妻子。为了讨好妻子,给家里增添点收入,工作之余,他四处去打短工。

  最终,李亮还是没能逃脱下岗的命运。为了不让妻子瞧不起,他不敢将真相坦言相告,偷偷地到一个建筑工地做起了架子工。然而,李亮错了,他哪里知道妻子心里的真实想法。本来对现实生活一直不如意的舒慧已经开始寻觅另外一种生活境况,她渴望金钱,渴望富有,渴望实现女人的价值……李亮的努力,丝毫没有挽留住妻子的心,舒慧变得肆无忌惮,她忘记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妇。凭着漂亮的资本,她周旋于各种成功男人之间,在各种应酬中,舒慧谎称自己已经离婚。因此,不少热心的朋友开始为她张罗介绍男友。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她认识了刚刚离异的某建筑公司老总于强。45岁的于强在事业上是成功的,从一名大学教师跨越式地发展成一个房地产投资公司的老总,他头上的光环实在是太耀眼了。离婚后,虽说身边不乏出色的女性,但是,一次一次的激情过后,于强感到的还是失落。他想,也许自己再也碰不到一个能与他在精神上产生共鸣的女人了。

  但在结识舒慧后,于强瞬间被她妩媚的脸庞、婀娜的身姿深深吸引了。在得知舒慧也是一个离异的单身时,他产生了和舒慧交往的渴望。同样,舒慧对风度翩翩、事业有成的于强也产生了爱慕之情。在与于强的交往中,她更被于强的出手阔绰所征服,她决心要征服于强。从此,舒慧不放过任何搜集于强个人生活信息的机会,当她从朋友那里得知于强是因为妻子性冷淡而离异时,她的内心狂热起来,她渴望投入于强的怀抱。一天晚上,她主动邀于强出来吃饭。

  在一家五星级豪华休闲广场的包房里,伴着美酒,舒慧向于强讲述了她精心杜撰的经历:一个美丽少妇被黑心丈夫逼迫离婚,被打入冷宫而备尝凄凉冷漠的无奈。说着说着,泪水滴入了酒杯,伴着美酒与苦涩的眼泪,舒慧一饮而尽。一方是希冀女性的温存,另一方就是楚楚动人而惹人怜爱的美娇娘,于强心动了。他捧起舒慧迷人的脸蛋温柔地亲吻起来,舒慧顺势倒入了于强的怀中。这一夜,舒慧使出了浑身解数让于强寻找回了多年失去的销魂感觉。于强彻底被舒慧俘虏了,而舒慧也成了一个在家专横跋扈,在外温柔可人的“双面娇娃”。

  憨丈夫意外受伤 虚荣妻反目

  在与于强相处的日子里,舒慧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去哪儿都有名车接送,经常出入高档酒店与娱乐中心,这样的生活让舒慧欣喜若狂。而在于强面前处处表现得体贴大方的她,更成了于强眼里一个难得的“好女人”。可这个“好女人”回到自己家,面对丈夫却是另一番面孔。为了尽快达到和丈夫离婚的目的,她精心导演着一幕幕丑剧。

  舒慧为了陪于强经常整夜不回家,而此时的李亮也听到一些妻子的绯闻,然而,李亮始终不愿放弃。为了唤回舒慧痴迷的心,李亮更专心地在外打工赚钱,回家还要照顾孩子、料理家务,连舒慧的内衣都洗得干干净净,再烫熨平整。舒慧晚上有用热水烫脚的习惯,于是,不论舒慧晚上多晚回来,李亮都要端上热水亲自为她洗脚。而此时,早已变心的舒慧为了尽快摆脱李亮,每当泡完脚后,总是找茬将脚盆踢翻。不知多少个深夜,李亮默默地等待晚归的舒慧,然而,每次还没等李亮把话说完,就被舒慧挖苦一番。当舒慧提出离婚时,李亮没有同意。眼见协议离婚不成,舒慧以性格不合向法院起诉离婚。

  接到传票的李亮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对妻子这么“顺从”,妻子还要离婚。成天精神恍惚的李亮在工作时,一不留神从7米多高的脚手架上摔下,当场昏迷。在抢救的过程中,李亮一直呼唤着舒慧的名字。虽然,李亮捡回了一条命,可他的一条腿粉碎性骨折。当他苏醒过来时,一双渴望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到妻子的身影。在李亮家人的反复恳求下,舒慧终于到医院看望李亮。见到舒慧,不知是委屈,还是说不清的酸楚,李亮的眼里涌出了泪水。

  然而,当舒慧听说李亮已经下岗,是背着她去工地打工才摔伤时,眼里透出鄙夷的神情:“穷命就是穷命!舍命去挣那几个钱,谁稀罕!”一听这话,李亮的姐姐生气地说道:“打工挣钱怎么了!打工挣钱也比傍大款干净……”争吵中,李亮单位的两个领导来探望了。看到两位领导走进病房,舒慧惊呆了:“于强,怎么会是你!”此时,惊慌中舒慧转身欲走,已经来不及了。

  原来,李亮所在的工地竟然归属于强的建筑公司。得知员工摔伤,于强与工地负责人一起前往医院看望李亮。于强吃惊地看着他们问:“你们认识?”“她是我的妻子。”李亮说。“我不是他妻子,我要和他办离婚……”舒慧极力为自己辩解。“不管你做过什么,我始终都是爱你的。孩子还小,需要你照顾!”躺在病床上的李亮流着泪对舒慧说。“我们从认识到结婚都是错误,要孩子更是天大的错误,我根本就不爱你。我不瞒你,我真心爱的是他(于强)!”见舒慧对自己这么绝情,李亮失声痛哭。

  看着这一切的于强始终保持沉默,望着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望着病床上无助的李亮,望着自己原本打算娶回家的女人,他感到了受骗的屈辱。他宁愿舒慧对李亮还存有一点夫妻之情,这样也会留住舒慧在他心目中的美好形象。然而,舒慧对李亮的冷漠与残酷让于强心生恐惧,“完美女人”的形象顷刻间坍塌,于强对舒慧失望了。

  当晚,舒慧无数次地拨打于强的手机,于强一次次拒接。舒慧又一次次给于强发短信息:“强,我是爱你的,我和他是死亡婚姻,请你原谅我。”不知是舒慧的哀求打动了于强,还是长期对女人温情的渴望在舒慧身上得到了满足,陷入痛苦与良心谴责之中的于强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舒慧。人到中年,还没有自己的子女,他曾想把后半生的幸福寄托给舒慧。最终,于强决定,除了给李亮工伤补偿外,只要李亮同意离婚,就给他一定的经济补偿,希望他能放弃舒慧。当舒慧得知于强要给李亮40万元离婚经济补偿时,她又哭又闹:“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他,凭什么给他钱!钱都给了他,我们的生活怎么办?将来,我们有了孩子怎么办?”望着眼前冷漠的面孔,于强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情人与丈夫联手惩治薄情女人

  2004年7月,于强来到李亮家。一进屋,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映入了他的眼帘,这个面积只有20余平方米的小屋,因地处一楼而阴冷潮湿,虽然女主人长期不在家,但家中还算整齐。一个4岁的小男孩正在地上无忧无虑地玩耍,而孩子的父亲眼中分明流露出万般无奈。“你来干什么?”李亮气愤地看着他,“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来看过我和儿子,你满意了吧!你走吧,我同意离婚。”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李亮对舒慧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说完,善良而刚强的李亮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于强。

  望着万念俱灰的李亮,于强很是愧疚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家庭,我真的是不知道啊!”这个成功男人的眼泪稍稍抚慰了李亮僵冷而又沉寂的心:“我不怨任何人,也许这就是命。既然我真心爱过她,我就不想伤害她,我祝她幸福。”

  这一夜,于强没有走。在这阴冷潮湿而又破碎的家中,于强向李亮谈起了自己的感情经历,谈到了自己失落的婚姻,也谈到了她———舒慧。也许是于强的真诚打动了李亮,他还未开口却已哽咽:“于总,你带她走吧!无论她怎样对我,我还是希望她幸福,只要你真心待她,她会改变的。”于强感动得一把拉住李亮的手:“好兄弟,让我们做兄弟吧!我和她无论是什么结局,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好兄弟。”

  虽然李亮成全了舒慧和于强,但是看到李亮无助的神情,年迈老人的哀怨,4岁孩子对母爱的渴望,一种强烈的自责冲击着于强。临走前,于强为李亮留下5万元的工伤补偿金。然而,李亮、老人、孩子的身影却始终浮现在于强的眼前,让他窒息。于强觉得自己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伪君子,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现,舒慧不会受到金钱的利诱,她也许不会背叛丈夫,他们一家可能还会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一天晚上,于强向舒慧说了他的想法,在他接纳舒慧的同时,也会接纳她的孩子。然而,以为已经“得逞”的舒慧彻底暴露了她的自私与绝情。“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他,我们之间幸福的生活绝不能让他和孩子给毁了。和你结合,我就是要做人上人!”舒慧继续在于强面前对李亮进行挖苦,对孩子毫不关心。她不仅执意要同李亮离婚,而且还要去分李亮的房子,乃至他的工伤补偿金……望着几近疯狂的舒慧,于强不寒而栗。

  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的于强,此刻才意识到舒慧原来是一个如此无情无义的女人。舒慧以前对自己的好,不过是看上了自己有钱,自己一旦落魄,今天李亮的下场就是明天自己的写照。为了还李亮一个公道,为了弥补自己给这家人带来的伤害,为了惩罚舒慧这个虚荣的女人,于强决定帮助李亮找回做男人的尊严。

  2004年8月24日,一场离婚官司开庭。于强当庭指证舒慧是婚姻过错方,成了李亮的有力证人。李亮和舒慧的房子被判给了李亮,舒慧几乎是净身出户……

  不久,通过李亮的代理律师,记者见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李亮。面对记者,李亮有些无所适从。“当于强提出要帮助我时,我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没想到……不知道她(舒慧)算不算是自作自受!”随后,记者又采访了于强。于强坦诚地说:“我知道,可能有人会骂我绝情,但是我就想让人们知道嫌贫爱富没有好下场。我确实也给她机会了,希望她安慰李亮,可是她实在太狠心了,不但不去看李亮,连孩子在电话里再三哭着想见妈妈,她都不肯去!”

  10月29日,记者拨通了舒慧的电话。“他(于强)太绝情了,我是爱他才会对李亮那样的。我们都要结婚了,他居然会……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近期将会离开这里!”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在舒慧的眼里,幸福原本触手可及,孰料顷刻间犹如泡沫一样化为乌有。据李亮的代理律师介绍,舒慧自认为聪明,将丈夫和情夫玩弄于股掌之中,然而纸里终究包不住火,为钱而爱始终暗藏着沉重的代价。

  这桩离婚案经哈尔滨媒体报道后,李亮接到了许多女性的来信,表示要照顾他的后半生,李亮一一拒绝了。被伤害过的男人不敢再轻言爱情。(文/欧阳俊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