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偷来的刺激让我情难自禁  

2007-09-08 10:2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来的刺激让我情难自禁
(创作作品,请勿对号入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偷来的快乐终究不是自己的。这个道理向琪一直都懂,可她还是放不下那个男人。她知道他不属于自己,可总有那么一些时候,她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

  她也安慰过自己,就这样下去,什么结果都不要,不给彼此任何压力,他们也许能更加长久。可她忘了,不管在外人面前她多强势,她毕竟是个女人。天底下没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当第三者,她也不例外。

  可能那时并不懂什么是爱

  我是个幸运的人。18岁高中毕业时,我并未考上大学,但没受到过高等教育的我今天却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成绩。当然,我也吃过不少苦。我的家境不好,这使得我走的路比别人要艰难一些。

  刚到武汉打工时,我在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当初我什么梦想都没有,只希望能填饱肚子。我长得还算清纯可爱吧,老板娘把我介绍给在部队服役的邵南认识。他大我3岁,是河北人,心肠特好。那以后,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机。邵南有个老乡在武汉开了家电器销售公司,他推荐我过去帮忙。我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于是努力表现,一直在这个行业做到今天。

  舞台不一样,人得到的锻炼自然不一样。最开始我只是帮忙做一些促销,等我学会了办公软件,又被调去当文员。我这个人生性活泼开朗,做事喜欢动脑筋,和同事的关系处理得非常融洽。老总看出我身上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着意培养我。25岁时,我已经独立负责省内一个片区的销售业务了。

  那时邵南读完军校,被分配到河南工作了。经过那么几年的打拼后,我和许多人建立了很好的人际关系,对电器销售这一行有了深入的了解,如果继续干下去,我顶多成为一个高级打工仔。但这不是我的梦想,随着眼界的开阔,我有了自己出来开公司的打算。

  对于这个,邵南是不支持的,他觉得女人应该跟着男人走。他到河南不久就要求我跟过去,可我没答应。说心里话,让自己突然从武汉这个大都市跑到小山沟沟里,与我的初衷相违背。我到武汉来,就是想过上好的生活,让自己不再像以往那样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为此我们发生了很多争执,他说我变了,变得让他不认识。我没作过多的解释。不过,28岁时,我们顺理成章地举行了婚礼,虽然那时我已意识到他不适合自己,可我没讲半个“不”字,因为不管怎么讲,他是有恩于我的。

  我继续在武汉做着自己的事业,而他则在部队里忙得不亦乐乎。一年当中,我们只见上五六次面。也许会有人觉得这不太正常,可在我看来,这样挺好的。他曾提过要个孩子,但我说自己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后来他就不再提了。可能他工作的压力也太大了,加上他的收入一直都不怎么乐观,使他意识到自己没能力抚养下一代吧。

  如果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可能我们的婚姻会一直平平静静。但我天生是个有野心、不安分的女人。最终是我做出了背叛他的事。

  也许是寂寞闯的祸

  我29岁开了自己的公司,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陶品哲的帮助。至今,我已和他认识了6年,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以前我和他有很多业务上的往来。同我一样,他也来自于农村。和我接触的次数越多,我越觉得他没多大能力,有时我甚至认为他运气绝好,才赚了一大笔钱。他很不注意穿着,给外人的印象像个土老冒。

  他对我的工作很支持,只要我提出的要求,他从来不会拒绝。可以说,这么多年我们配合得很好。最初我知道他不适合我,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男人,时间久了,好感就来了。有时他会主动跟我谈心,说我有能力,将来一定可以干出一番事业。他经常出差,每次回来,总不忘给我带一件礼物。

  我和邵南举行婚礼时,武汉这边的用车都是他安排的。当时他还做了我们的证婚人。那天巧得很,他一改往日的羞涩,居然在婚礼上当着众人的面讲了很多赞美我的话。其实敏感的我读懂了他的意思,客人散去后,我心里弥漫着淡淡的伤感,不由得感慨,人生真的难以描述,有些东西明明不可能,而世俗中的我们却还会去挂念。

  向琪意味深长地瞄了我一眼,我发现,不知不觉中,她的眼圈红了。

  蜜月是在我向往已久的三亚度过的,可我少有开心的时候。邵南看出我有心事,多次关切地问我怎么啦,我当然不能明说。我想,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新婚的妻子心中装着另一个男人。因为的确心不在焉,我提前结束了蜜月,以工作需要为借口匆匆回到武汉。他也得赶回军营,料理已丢下多日的事务。

  可能,我有些疯狂了,常常不自觉地约陶品哲出来喝茶。自然,他也懂我的意思。于是,寂寞并且可能已经爱上他的我,和在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丧失了新鲜感觉的他走到了一块儿。像这样的事,在都市里已不鲜见。我清晰地记得,最初自己有强烈的歉疚,但这很快被新感情的刺激所淹没。可能人有时候容易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至今,陶品哲对我还是像以往那样好,他对我很迁就,脾气暴躁的我有时故意找他发火,可他很少生气。哪怕觉得冤枉,我不可理喻,他都可以沉默不语,事后也不跟我计较。而我一般都会主动向他道歉,倒不是想求得他的原谅,是希望他明白,我那样做是在向他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我心里有他,特别在乎他,我才这样。

  用现在较为流行的一句话说,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是痛并快乐着。我们什么都没说,但我们心里非常清楚,不管大家多么投入,前提是不能影响到各自的家庭。

  这可能是自己找罪受

  和陶品哲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越痛苦,因为我发现爱得越深,越要求爱和身体统一,只给一个人。我和邵南的每次相聚,作为丈夫的他绝对有权利对我提出亲近的要求,可我的心不在他身上。每次给予之后,我无比懊悔,我爱的是陶品哲啊,这样做对他不是一种背叛吗?

  虽然陶品哲从未要求我和邵南划清界线,可我没法过自己这一关,于是我下定决心改变这种现状,打算在30岁生日之前结束与邵南的婚姻关系。当我讲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时,邵南非常惊讶,问了我很多次,他到底哪里做得不对。我抱歉地说:“你哪里都没错,错的是我,因为我已不再爱你。”他说什么也不相信。的确,没有任何迹象让他相信我和他的婚姻完蛋了。

  可这没办法,我无法欺骗自己的感觉。

  我特意去军营找邵南,跟他讲了一箩筐道理。他依旧理解不了,最后我只好使出杀手锏:绝食、自杀。深爱着我的他不希望我出现任何不测,最终他无奈地同意了离婚。那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睡眠很差,半夜做噩梦,醒来时满身是汗。我想,可能我做了亏心事,上苍在惩罚我吧。但我已经错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路可走。

  我跟邵南已分开2年多,现在还常能收到他的问候,他一如既往地等待我回到他身边,对过往闭口不提。可我已经变得让他不认识了。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陶品哲对我更好了。我从不为难他,不要他给我婚姻的承诺。他知道我善解人意,以自己的方式来回馈我。他每次出差回来,总会给我带贵重的礼物。有一瞬间,我会很满足,但冷静下来之后,我又为自己感到悲哀。他这么做是在减少内心的愧疚,而我需要的不是这个,我很想和他有个平等的关系。但这绝对不可能。

  现在,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每一个节假日他都是陪老婆和孩子享受着天伦之乐。而我那时选择的是忘情地工作,或者一个人背着大包四处旅游。不错,像朋友说的,我过得很潇洒,可又有谁能体会这潇洒背后的心酸呢?这几年,我一个人去了梦寐以求的西藏、新疆和西双版纳,品味着孤独旅行的凄凉滋味。我设想过,要是他能并肩和我站在一起,那肯定是人间最美丽的风景。可他从未给过我这样的机会。有时不由得喟叹,他真聪明啊,居然把家和外面的感情分得那么清楚,但可笑的是,我似乎也在心甘情愿地接受着这种角色。

  理智时,我会对自己说,你要的是一份感情,而不是他那个人,所以你不能贪心,只能躲在一个角落里享受着这偷来的快乐。而有时我也会为自己鸣不平,凭什么我要过这种生活?但陶品哲对我是真诚的,他从不欺骗我,并且对我好得没话说,要我下决心离开他,我肯定没这个勇气,并且也做不到。如果这是命运的安排,我就甘心接受,并随时准备着,将来有一天被他抛弃。因为,没有哪一个做情人的有好下场。这一点,我非常清楚。(文中人物为化名,楚天金报)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