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对邓玉娇案件的十大质疑  

2009-05-24 18: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对邓玉娇案件的十大质疑

 

 近日,在“5· 10”案件情况通报中巴东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说邓玉娇“情绪不正常”, “我们从包里发现有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 “她为什么喊‘爸爸’,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为什么喊‘爸爸’,只有她自己知道”,并说“我向你们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她”。

弱女子被胁迫卖春不从,愤而操刀,引起了公众的同情。到底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这需要非常全面的、具体的了解情况才能发表意见。站在一个同情者的立场上,笔者对杨立勇同志及当地公安部门的作法提出质疑。

质疑一:“我们从包里发现有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万幸邓玉娇没有男朋友,更没有与男朋友同居所需的避孕套或避孕药,倘若在她身上发现此类药品或用具,邓玉娇会不会成为就成为“名正言顺”的卖淫女了?会不会被推理成“嫖资纠纷,恼羞杀人”?

质疑二:“从与她接触比较密切的人那里了解到,她平常有些不太正常的反应”。野三关镇的“俏佳人”服装店的杨红丽是邓玉娇比较要好的朋友。但杨红丽声称“邓玉娇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只是说话做事比较爽快,性格比较耿直,有话就说”,“她只是有一点失眠,这怎么能说是精神病呢?”网民也质疑“任何一个人在经受这么剧烈的刺激后情绪都不会正常,如果在受到性侵犯后亲手刺死一人,刺伤一人后仍然情绪稳定,那倒很不正常了”。杨立勇同志面对邓玉娇的好友及社会公众的质疑又该如何解释?

质疑三:“是推坐,这个有事实依据”。拼命强调“推坐”,是什么意思?被“推”而“坐”,“好安逸哦!倒像是恋人在撒娇”。莫非局长不知道“推坐”也是人身侵犯么?何况是一个弱女子被一个陌生男人“推坐”呢?法律规定违背妇女意志,就构成强奸,而且实施强奸并不一定需要什么“长沙发”或者“打人”! “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手段也可以强奸,在邓贵大人多势众的情况下,仅仅语言威胁都够了,难道富有办案经验的杨立勇同志没有这些基本的法律常识吗?

质疑四:“就是一张单人沙发,是躺不下去的”。单人沙发就躺不下去?那倒未必!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皮箱子尚能躺进去一个小偷伺机作案,何况是一个追求享乐、舒适感的娱乐场所的一个单人沙发呢?按照杨立勇同志的惯性思维,我们当然可以认为“躺的下去”,甚至可以躺下几个人。在没有录像回放,当事人面对镜头的口述之前,公众难道没有权利质疑吗?

质疑五:“优抚医院跟邓玉娇有仇吗?跟邓贵大有亲吗?医院有必要这么做吗?”表面上看优抚医院和邓玉娇、邓贵大都没有关系,但是优抚医院和政府部门是隶属关系,政府部门和警方隶属关系,被刺死的邓贵大和政府部门也是隶属关系,这就变成了警方与邓贵大有关系,所有正常人都知道,杨立勇同志难道不知到吗?这种关系下“医院有必要这么做吗”的反问,会不会增加公众的好奇心?

质疑“她为什么喊‘爸爸’,只有她自己知道”。无助时人们喊天,也可能是喊爸,爸就是她的天,对于经常有助的人,是可以目中无爸的,但经常无助的人,她喊谁都无关要紧,没有人能剥夺她祈求上苍的权利!但关键是她为什么要喊,“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行,公众也想知道!因为这是公众的权力,更是办案机关的职责!作为公安局长“你凭什么不知道呢?”

质疑六:“我向你们保证,公安机关没有打她”。周老虎案件中,某些领导敢用人头担保,老虎绝对是真的,但是后来呢?前车之鉴,干部拍胸脯的保证又有何用?公众需要的是真相,需要的是证据!杨立勇同志,你个人的诚信度公众该如何相信?

质疑七:在邓玉娇案中,邓贵大罪被刺后,邓玉娇及时报警;那么与邓贵大同行的的其他人有没有报警?警方是根据邓玉娇的报警来到现场,还是根据邓贵大同伙等人的报警前来?

质疑八:案发现场邓玉娇一方仅一人,而邓贵大一方尚有另外几人,如此重大涉命案件,警方理应将双方均控制起来,时至今日,除了邓玉娇以外,邓贵大一方的另外涉案人员身在何处,是否被控制或羁押?

质疑九:在邓玉娇案中,为什么一开始就从邓玉娇身上展开调查,直接排除了邓贵大一伙意图轮奸邓玉娇的犯罪嫌疑?邓贵大一伙采用暴力“推坐”威胁邓玉娇卖春,在邓玉娇不从的情况下,为什么不从轮奸未遂办案为出发点,而直接认定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

质疑十:公安机关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提取邓玉娇内衣内裤上的证据,以判定她是否遭受性侵害?而是过了整整11天,在律师提醒下才姗姗登门寻找?此案通报一直使用“争执”一词,“争执”貌似公允的“各打五十大板”,实质是偷换罪与非罪的界限,是否是为剥夺邓玉娇的正当防卫权利制造舆论铺垫?请问杨立勇同志,当你碰见持刀拦路抢劫或强奸的强盗,是否会心平气和地用“争执”一词来进行描述呢?

根据巴东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的最新通报,“邓玉娇案”已经转由湖北省恩施州公安局组织侦办,湖北省公安厅派员指导办案。但是无论是谁办案,办案人的级别多高,经验多么丰富,公众都有权知道真相。虽然说有关部门强调“不是仅仅因为大家的声音很高,或者视线很多”就失去“冷静公正”,但是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定看得到邓玉娇案是否得到了得到公正、公平的处理。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