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未婚的我暗抢了三婶的已婚情夫  

2009-09-08 11:2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未婚的我暗抢了三婶的已婚情夫

 

三年前,大专毕业的我,找工作多次碰壁,这才恨起自己的学历太低。为了不回那个千里之外的穷山村,和父母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日子,我鼓足勇气,找到了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三婶,祈望她能给我带来就业的好消息。

准确的说,三婶是我曾经的三婶或前三婶,因为三叔和他离婚了。当年,三叔考上大学留在这座城市,在这座城市里有了工作,并娶了和他一样有城市户口的女人,成为我们山里人人称道的成功人士。当我考学来到这座城市投奔他时,才知道三叔所在的企业已经破产,他也是靠着小本生意来养家糊口的,三婶也在三叔下岗之后不久,提出了离婚。三叔一次酒后失言说,家门不幸,三婶失德,竟然做起了老板的情人。这时我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前途,至于三婶是否对的起三叔,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为了三叔的面子,我背着他找到三婶说起自己的来意。

三婶保养的很好,竟然比我前几年见她时更显年轻。丰满而不臃肿,披肩长发和白皙的皮肤相称更显风韵,一副眼镜让她在女性的成熟中透露出文雅。听了我的诉求,她说自己所在的公司是国企改制后的私营企业,虽然不是什么铁饭碗,但是效益非常好,每年都有很多本科生和研究生来应聘,现在也是就业的热门单位。她和老板说说让我去上班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果然,当天下午三婶就领我到公司的人事部门填表登记。三天后,人事部门就通知我到这家公司上班,并且分在热门的部门销售部。

刚进单位,三婶就提醒我,老总姓李,是个专近美色的“危险人物。三婶还意味深长的说,小姑娘可比不得成年人,什么都没经过,一步错可就毁了终身。 “比如,她!”三婶用眼色向我示意。

三婶说的是几前应聘到化验部的大学生晓彤。晓彤进公司后没多久就接受了老板送她的手机;虽然是化验部门的职员,老板却直接点名要她一起出差。这些都让晓彤在大学时谈了三年的男友忍无可忍,他追到公司,当面念了老板发给晓彤的肉麻短信,恼羞成怒的晓彤挥手以耳光结束了她和男友的恋爱关系。因为“短信门”,晓彤成了公司的“名人”。树大招风,招来了老板的夫人,她把晓彤请出去“喝茶”,回来时,晓彤却“碰”的鼻青脸肿。从此以后,再也不见她和老板一起出差了。继续做老板的情人没戏了,可是谈婚论嫁也不行,找她的男人们,只和她谈恋爱,一说到婚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听着三婶诉说晓彤和老板的风流韵事,我在心里暗暗猜想,三叔说她“失德”会不会真有其事?不久,彩莲的八卦却证实了三叔的酒后之言。

由于来公司上班时,三婶交代不要让人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免得她帮我说话时,人们说三道四。我遵从了三婶的嘱咐,所以公司的人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和同事们熟悉了以后,爱传八卦的女人们议论起三婶,对我也毫无回避。比如彩莲一次发错了传真,被三婶批评后,便和同事们大发牢骚。

“她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老板的情妇吗?为了贪慕虚荣,不惜抛弃自己的老公,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破鞋、垃圾!”

“真的吗?看着她这么文静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听到别人这样议论三婶,我忍不住好奇,接话反问。

“你是刚来,还不知道。别看她表面文静,其实就是一只骚狐狸!老板在公司里有三妻四妾,还有许多临时情人。除了正室,其他的二妻四妾,跟他的关系都在十年以上,因为她们在公司改制或企业的某个重大事件中起过关键作用,所以都被老板收编,尽管她们相互知道,但也能相安无事。这只骚狐狸就是那四妾之一,传闻在公司改制时的财务方面帮了老板的大忙,所以老板才让她负责办公室。哼,为了和老板所谓的爱情,她和下岗的老公提出了离婚,她老公当时不同意,为了让老公下决心,她恬不知耻的跟老公说起自己和老板的‘爱情’,请老公不要再‘无理纠缠’。她可怜的老公为了使她迷途知返,不惜找到老板求情,但是她仍然不为所动。这样无耻的荡妇有什么可以神气的?”

听着她这么议论三婶,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她就不怕三婶知道吗?“你这么说她,让她知道了怎么办?”

“怎么办?我还巴不得她知道呢?知道了她能把我怎么着?晓彤的事就是她向老板娘告的密。她就会欺负晓彤这样的老实人,换做我,老娘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听着彩莲不在乎的口气,我心里暗想,她竟然拿晓彤来比较,难道她们是一路货?

一段时间以来,听到老板这么多的风流韵事,我在心里暗暗斥责老板的无德,但是又好奇的思量,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让这么多的女人为他痴狂?潜意识里,我忍不住想见一见这个和我父亲一样年纪的风流老总,看一看他究竟有什么魅力?

第二个月的第一周,轮到我值班时,一个屋子里的两个同事都出差到外地做业务了。一天中午,在办公室值班的我,看到一个陌生人,没有敲门径自进来。

“请问找哪位?”他笑了,“你不知道我是谁?”我仰头看他,浓黑的的短发下,浓眉大眼高鼻梁,白色笔挺的衬衫,配着深蓝色的领带,显得精神而端庄。公司里有谁能这样冲地说话呢?他一定是老板,为了掩饰尴尬,我故意装作不知道。“是我同意你来这个位置。”“啊!你是李总?!”我故作惊讶,他见状大笑。看到他这么开朗,我也被他感染的发出了笑声。

第二天下午,老板又来到我的办公室,见了面就问我,“今天可认得我?”“认得认得。”我递了杯茶,笑着回答。接着,我们很自然地聊起天来,无非是工作是否适应等客套话。我答得心不在焉,因为他的眼神里明显地有别的内容。我既怕得罪了老板,又怕引起三婶的误会。

一阵客套之后,老板起身要走,当他问我要联系方式是临走,我说“暂时还没有手机,等攒够了钱我会买的。”他笑了笑,“你这个愿望很快就会实现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如果你有了电话可记得和我打电话啊。”

然后他出差了,一去就是一个多月。他的电话,我一直没有打。我是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找他说些什么呢?说我的业务不熟悉,还没有给公司做成一单业务吗?说部门主任经常挑刺吗?委屈,只能埋在肚子里。

然而终于有一天,我还是忍不住用办公电话拨通了他的手机。那是因为彩莲的突然发难。我上班以来一直联系一个客户,当业务谈的基本可以签合同时,彩莲横却插进来,说是这个客户是她的关系,签合同应该由她来签。我找部门主任反映,部门主任当然知道她和老板的关系,模棱两可的说,只要做成了业务,谁签都一样。如果为了彩莲去找三婶,那么正常的工作汇报,有可能会演变成情妇间的争风吃醋事件,我不想为了这事让三婶在公司里难堪。

我在气愤中突然想到了老板,我觉得只有向他反映,才能使自己的工作成绩得到真实的反映。潜意识里,我还觉得和老板搞好了关系,就能稳定自己在公司里的位置。至少,让那些讨厌鬼不敢小看我。果然,在我拨通他的手机之后,部门主任和彩莲都找我道了歉。但是就是因为这个电话,部门主任和彩莲看我的眼神也变得怪怪的难以捉摸,三婶知道后也怪我没大没小,不该这么冒失。我隐隐感觉到三婶对我的不满。因为刚刚签了合同,我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对这些变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

几天之后,老板出差回来,打电话问我办公室是否有人,在听说没人时,半分钟之内,他就突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他和我聊起电话里向他反映的事情,我觉得终于找到可以诉说委屈的地方了,说着说着,不由得小声抽泣起来。他先是把桌子上的纸巾递给我,接着却突然把手抚向我的脸庞,为我擦拭脸上滑落的泪水,我没有防备,脑子嗡的一声,僵硬在哪里。谁知他竟凑过嘴来,吻我未干的泪痕,我吓得浑身微颤,不知所措。他却趁机抱住我,吻上我的嘴唇。我浑身一颤,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使劲的想要挣脱,而他的两个手却像钢箍一样,箍得令人窒息。我的脑子一团乱,想起他是我的老板,想起我的命运在他手里,慢慢的我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任由他的嘴唇,他的双手在我身上游移。想象劳作累垮了身体的父亲和多病的母亲,想象为学费而发愁的弟弟,我觉得我的付出是应该的,我甚至在心里对自己说“终于找到了靠山。”

当他从我的办公室走出去,我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再普通。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接受他的礼物理所应当。于是我拥有了一部手机,李总出差时带给我的礼物。

我们开始频繁的电话联系。有时候我打过去,他“喂喂”两声,我就自觉地挂掉了。那是我们默契的暗号:他爱人在家或者是他出席会议。除此之外,我们便在电话里聊着暧昧的话题。那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忘记了三婶的叮嘱,忘记了同事们的传言,我甚至觉得他有多少个女人,也无所谓,因为我才是他的最爱。

我不满足那偶尔在办公室的见面,在黑漆漆的公园里拥抱,以及电话里的亲热。我想要一种确定的关系。我想,只有那种关系才能巩固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我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征服他。 

去年底,当我得知李总的妻子出差,三婶也出去组织培训时,我觉得机会来了。深夜十点,他开着车来路边接我。我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换洗的内衣--我做好了一切和他过夜的准备,准备疯狂地为爱情献身。他让我上车,看见我的袋子,然后笑了。漆黑的夜里,他开着车左绕右绕,来到市中心的一幢豪华公寓前,他去停车的时候,我才看清,这个地方我曾来过,一个星期天,我们部门的业务签单急需盖章,我和三婶联系的时候,她让我来过。当时,我见她的时候,问她为什么来这么远,她说来一个同学生病,专程来看望。现在看来,恐怕这就是李总藏我三婶的“金屋”。我一想到这里,我激动的兴致立即消失。

那个夜晚,我奇怪,躺在三婶曾经睡过的床上,依偎着三婶的男人,自己居然不紧张,也没有悲伤的把自己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当一切结束,他躺在我身边熟睡,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我终于是他的女人了。

第二天早晨,李总起身穿衣服,他半开玩笑地说,“高兴了吧?我终于圆了你的梦。”他有事先离开,在桌子上留下了一沓钱。这不是他第一次给我钱,我曾经推过,可是想想,他不会因为我这个举动认为我纯洁,那么,不收白不收吧。

一个人躺在房间里,我数着钱玩。因为两天后,是我24岁的生日。我把那个夜晚当作了我的生日礼物。我彻底成了他的情人。

回到公司,我的工作得心应手,主任再也没挑我的刺了,只是当和三婶照面时,我才会觉得无比的尴尬。

213,情人节的前一天,他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席间,他送给了我价值上万的手镯和项链。我虽然很喜欢,但是说自己不敢戴。他问为什么,我说怕同事们看出来。他说,即使看出来又怕什么?"那么彩莲呢?还有我三婶怎么办?"我试探地问,他沉默了,然后坦然承认了。

“我当然不会让她们离开,你知道吗?你三婶给我的公司立下过汗马功劳,彩莲的几个客户每年也为我贡献5%的利润。”他对我说,“你要向她们学习,为公司卖力,我可以送你去学英语学管理……”我明白了,他为什么只在公司里找女人,他利用感情,让每个有能力的女人为他卖命!

 “你们都对我这么好,我一定好好对你们。”他脱口而出。

“你们”,这两个字,让我的心哗啦碎了。原来坚持认为是他的最爱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他对自己的宠爱充其量也不过是“你们”之一,他的付出原来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说到底自己始终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可是我没有勇气说出来,为了家人我还要继续潜伏……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