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新月3186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xinyue3186

 
 
 

日志

 
 
关于我

多家门户网站特约或签约评论员。2009年凤凰网论坛“十大金牌写手”,腾讯网论坛意见领袖获得者。约稿请联系lixinyue186@s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新月:别让炸弹再响起!  

2012-10-17 09:3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新月:别让炸弹再响起! - 李新月3186 - 李新月3186的博客

 

 “河南沁阳八位农民,因为在村内散发传单,指控村支书有经济问题等,当地公安机关将几位农民公捕,在公捕大会上进行“展览”,每人脖子上挂了牌子,写着:扰乱公共秩序。八位农民被刑期一到两年不等。被告们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案件被发回重审,所有被告皆被加刑!”法大何兵的爆料,令人震惊

八位农民为何一起散发传单,指控村支书有经济问题呢?村支书到底有没有经济问题呢?这个问题不得而知,而人们看到的是,八位农民因此被捕了,而且是侮辱人格、已被禁止的“展览”性公捕!是谁签发的逮捕令?是什么理由签发的逮捕令?是谁做出的决定要“展览”性的公开逮捕?这样公捕的目的何在?是不是意在打击报复?

上诉不加刑!《刑事诉讼法》第190条第1款规定 “第二审人民法院审判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但是这八位农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为何全被加刑?是罪行又有败露?是某些部门授意的恶毒报复?还是昏眼法官玩弄法律,滥用私刑?这一切让人疑窦丛生!

义愤填膺之下,不顾跨省之风险,笔者依然在微博发布此帖。并愤然通知媒体,并追问河南高法的“豫法阳光”“请回应一下怎么回事?河南的事,为何北京却大肆报料了?”在网友和媒体的蜂拥追问下,“豫法阳光”回应:“我们已经关注,马上调查情况。”随后“沁阳法院”的微博回应调查结果:“该案发生于2009年,法院审理中,检察院撤回起诉。目前,已对该几名农民作出国家赔偿决定”。

河南省高法和沁阳法院虽然反应迅速,但是他们的回答还有几大疑点:

其一,这八位农民举报的村支书到底有没有经济问题?哪些部门调查的?有无结论性意见?

其二,这八位农民遭遇的“展览”性公捕是谁决定的?应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其三,这八位农民上诉被加刑,是哪位法官承办此案的,依据是什么?是业务不熟,是恶意报复?还是胡乱作为?

其四,对这八位农民的国家赔偿是执行的何种标准?何时执行到位?以什么样的方式监督其执行到位?

其五,此案件的错案追究何时启动?何时公布?以后如何防范此类案件的发生?

但愿这一切最终都能得到落实,而不是眼前危机公关的一场作秀。

当前,中国基层的矛盾极为尖锐,究其原因,是基层链条式腐败的向上延伸。村里有了问题,乡镇的腐败官员因为利益的勾结,为其掩护;到县一级去告访,又因为乡镇一级的腐败官员和县一级的腐败官员相互勾结,官官相护,不能查处;再往市一级、省一级告访,依然出现类似情况。基层农民不仅告访无门,更有些卑劣的官员,自上而下的泄漏农民的告访信息,导致那些为所欲为的腐败官员,动用公权,滥用法刑,打击报复。更为可恨的是,他们往往罗列了冠冕堂皇的理由,欺上瞒下,震慑其他不满的群众。久而久之,小问题拖成了大问题,大问题拖成了大事件。比如乌坎,原本就是一个村干部的问题,因为久拖不决,一步步发酵成举世触目的大事件。

基层的问题必须在基层解决,基层的问题必须及时解决。暴力压制只能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况且,压力越大,弹力越高。江西抚州、云南姚家、山东济宁,炸药三响,当是治世惊雷,愿执政者警醒!民意不可欺!千万别让炸弹再响起!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